【廿年時光拾回望】人大五次釋法(李柱銘)
2017-06-29

我是李柱銘。香港回歸20年,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不同的條文作出五次釋法,每次都傷害了特區的法治。

第一次釋法在1999年,終審法院宣判,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均擁有居港權。特首第一次提請人大釋法,推翻終審法院的解釋。法律界不滿,發起香港首次法律界「沉默大遊行」,我當然有參與。

第二次,在2004年,人大主動釋法,將啟動政改由「三部曲」變為「五部曲」。當時我還是立法會的成員,當然感到十分失望,這條民主路只有愈行愈難,人大的「話事權」愈來愈大。

第三次在2005年,前特首董建華因病辭職,署理行政長官曾蔭權請求國務院提請人大就新的行政長官的任期作出解釋。

第四次釋法在2011年,涉及剛果政府與美國公司的債務案件,終審法院以三比二的多數裁定尋求人大釋法。這次釋法是唯一一次跟足基本法要求人大釋法,我很希望人大常委以後跟從這個先例,但可惜他們不是這樣做。

第五次,即最近這次釋法,令我非常憤怒。



這些年來,我一直爭取民主,因為我始終相信,必須有民主,才可以透過法治來保障人權。

如果我們的特首與立法會議員都是透過真普選而產生,那麼,他們就會為了能繼續執政,而不會通過一些會剝削人權的惡法,否則,選民在下一屆選舉就不會再投票予他們及其政黨。相反地,如果沒有民主,就會如現在般,特首與大部份議員都聽從治港者的意旨,會制訂一些剝削人權的惡法。這樣的話,即使最好的法官,也要執行這些法律,而再不能夠保障我們的人權。

然而,最近一次、一六年的釋法,卻是推翻了我這個以民主來保障法治的理念!

因中共治港者不滿那兩位聲稱支持港獨的新獲選立法會議員,人大常委會便不顧特區社會的強烈反對,趕在法庭就相關案件作出裁決前,主動提出該次釋法,令他們喪失議員資格。人大常委會該次釋法表面上是就《基本法》第104條作出解釋,但實際上卻是修改了香港法例《宣誓及聲明條例》。《基本法》104條不過是指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特區,但釋法卻是對特區主要公職人員的宣誓「補充」很多新限制及規定,而且還具追溯力。

換言之,議員即使依循過往的慣例進行宣誓,但是如果其宣誓時的言行被認為不符合釋法後新增的規限,該議員就會因而喪失議員資格。政府就是藉此來挑戰另外四位議員的資格。這個先例一開,就如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亦即是人大常委會可隨時以釋法為名,但實質卻是直接修改香港法律,並在執行時,具有追溯力,法官便會成為侵犯港人人權的幫凶,亦即是所有人權都不再受法律保障。

更令人憂慮的是,近期治港者聲稱要將釋法「制度化、常態化,成為中央保障一國兩制實現的法律利器」,又說要「以強大的法律武器…去解決遇到的各種問題」。這是否意味將來人大常委會會不斷釋法?這樣下來,即使特區往後真的推行民主政制,豈不是無補於事,因治港者也可隨意通過人大釋法,將保障人權的良法,變成剝削人權的惡法。

因此,在回歸二十年的今天,最高領導人必須盡快撥亂反正,重回鄧小平的治國、治港藍圖。雖然人大常委會擁有強大的釋法權,但亦一定要尊重特區的普通法法制,讓法庭解釋法例,不要再釋法。

《自由風自由PHONE》回歸20周年特輯-廿年時光拾回望

製作:黃曉玲﹑陳顥之﹑高福慧﹑林詠雯﹑王磊﹑羅柏倫
監製:鄭婉薇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馮德雄

評論員︰黃岳永、陳婉嫻、李卓人、張國華 (2017年1月2日起)

監製:鄭婉薇

製作團隊:黃曉玲、林詠雯、王磊、陳顥之

專題分類:回歸二十年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