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成利: 設立扶貧委員會 處理貧窮問題
2012-02-28


《五枝旗杆》第二輯
第五回: 設立扶貧委員會,處理貧窮問題
播出日期: 2012年1月31日
主旗手:廖成利

提案原因及背景:

大家稱呼我老虎仔,因為我在老虎岩(即現時的樂富)長大。四十年前,我的媽媽是在老虎岩賣豬腸粉的,她沒有紮腳,但每日擔著兩個大鐵箱,走遍老虎岩及橫頭磡的徙置大廈的每一層走廊叫賣,後來則改為在市場賣菜,以汗水及勞力賺錢養大我們一家八兄弟姊妹。我是60年代貧困戶家庭長大的。

四十年後的今天,香港已經是一個富裕城市,但社會低下層仍有一大班貧困戶。社聯 按政府統計處數據,分析了香港的貧窮狀況。個人收入是在全港個人入息的中位數一半以下者定義為貧窮人口,現時約有120萬4千人 ;家庭收入低於全港家庭入息中位數一半的家庭,則為貧窮戶,現約有45萬7千個貧窮戶,比率接近18%,顯示香港的貧窮問題仍然相當嚴重。

究竟香港政府有甚麼辦法幫助貧窮人士? 目前三位特首參選人唐英年、梁振英、及何俊仁,都公開承諾積極處理香港的貧窮問題。可見,不論是建制派,還是泛民主派都同意香港社會的深層次矛盾以「貧窮問題」為問題之最。

泛民特首參選人何俊仁認為,解決香港貧窮問題短期應該以資源分配、福利政策,以達致紓民解困,但詳細政策則有待其即將公佈的政綱了。

唐英年近日全力落區進行競選工程時,頻頻談及貧窮問題,他的倡議包括 (1) 縮短公屋輪候時間,支持研究由三年縮短至兩年;(2) 研究改革強積金;和 (3) 重設扶貧委員會。

至於梁振英則認為解決貧窮問題的關鍵,應以「人人有屋住,籠屋唔係屋」作為理念;他認為不需要抑制富人愈富,亦不應「劫富濟貧」,但貧窮問題嚴重卻是事實,需要面對和解決。梁振英認為香港民生之中,住的問題對基層影響最大,因此要幫窮人,解決基層住屋問題非常關鍵。故此,他建議每年興建3.5萬間公屋、提高地積比率以增加房屋供應、15年免費教育、重設扶貧委員會及研究社會對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的承擔能力等。

大年初三赤口當天,唐英年、梁振英兩名特首參選人更隔空開火,梁振英點名批評唐英年「過去5年唐英年負責的工作,大家係有意見」,並舉例稱如唐負責人口政策,但過去5 年在港出世的雙非嬰兒高達13.3 萬、「扶貧工作愈扶愈貧」、及關愛基金及房屋問題。對於梁振英批評他「愈扶愈貧」,唐反駁稱, 「唔知點解佢(梁)對扶貧委員會工作認識咁少」,直言現時市民熟悉的鼓勵就業交通津貼計劃及兒童發展基金等,都是扶貧委員會過去努力討論得出的成果,有信心措施能遏止跨代貧窮,指梁「用幾句說話去否定香港700 萬人及政府過去15 年的努力,是不公道的」。

唐英年和梁振英,均同意從解決住屋問題、檢討強積金政策和改善教育政策入手,而梁振英較唐英年有較多的承諾和建議。不過其理念和政策是否真的付諸於行動,則有待梁振英真的當上特首才知道了!

民協馮檢基議員分別在2008 年 及2010年 的立法會會議上提出動議議案,要求設立跨部門的扶貧委員會,訂立長遠的消貧目標,以及消貧策略,解決香港的貧窮問題。

 2008年12月3日 馮檢基議員議案
「鑒於第三季本地生產總值增長放緩至百分之一點七,金融海嘯的影響陸續浮現,經濟步入衰退的風險大增,裁員減薪情況相繼出現,失業率回升,而物價卻未有顯著下調,令市民生活愈加艱難; 此外,最新聯合國報告指出香港的貧富懸殊情況冠絕亞洲城市,反映收入分配平均程度的堅尼系數升至0 . 533, 為本港有記錄以來新高, 顯示貧富懸殊情況愈趨嚴重,因此,本會促請政府重設扶貧委員會,研究及提出針對性的措施,以協助基層市民面對經濟逆境,並制定全面和長遠政策,有效分配社會資源,縮窄貧富差距,從而保障基層市民的基本生活, 促進社會和諧發展。」。

2010年11月25日 馮檢基議員議案
「長久以來, 政府的社會和經濟政策嚴重傾斜, 加上經濟轉型等因素, 導致貧富懸殊的情況越趨惡化, 貧窮人口不斷上升, 社會階級矛盾日益加深;就此,本會促請政府設立高層次委員會,從政府的施政理念和原則、政策的制訂, 以至措施的落實等層面, 進行全面檢討和深入研究, 並透過公眾參與和諮詢, 制訂全面、兼顧社會各階層和可持續的社會及經濟發展策略, 有效分配社會資源及縮窄貧富差距, 同時配以適切的扶貧措施, 讓社會各階層均能真正分享經濟成果, 促進社會和諧發展。」。

其實,要深層地解決貧窮問題,大家都知道並不是容易和短期可達成的。我的建議是設立扶貧委員會,從政府的施政理念和原則、政策的制訂,以至措施的落實等層面,進行全面檢討和深入研究,並透過公眾參與和諮詢,制訂全面、兼顧社會各階層和可持續的社會及經濟發展策略,有效分配社會資源及縮窄貧富差距, 同時配以適切的扶貧措施, 讓社會各階層均能真正分享經濟成果,促進社會和諧發展。 扶貧委員會亦應獲賦權檢視整體社會和經濟政策,評估哪些制度和政策是導致貧富懸殊惡化的根源,並由各個相關政策局、部門、社會人士和相關持份者組成,以便在不同範疇,包括福利、勞工、教育和經濟政策等,制訂扶貧策略和落實計劃。既要從宏觀角度和經濟結構着手,對制度作出根本性的改革,也要訂定明確的扶貧目標,推動和協調各個政策局進行扶貧工作。

要知道在經濟衰退期間,低下階層的日子最難捱,一旦失業、減薪,他們的生計立即陷入困境,而青少年更是失業的重災區,根據政府於08年的經濟報告,當經濟逆轉,失業率的升幅便集中於年齡介乎1 5 至1 9 歲,以及從未接受過教育或只有學前教育程度的人士。可以預見,青少年及中年低技術勞工找工不易。設立扶貧委員會的目的都是這些勞工開設更多就業機會。 設立扶貧委員會亦可幫助失業綜援人士就業。 其實,失業人士很多都願意工作,只是不容易找到工作。現時,社署社會保障科的自力更生支援計劃,根本幫不到綜援受助人就業,很多工作人員在提供工作配對時,首要考慮的是做足數額,而不理會工作是否合適。例如,有一名綜援受助人只有中二程度,但社署卻安排他向中七學生推銷參考書,最後只會令這位綜援受助人遭受多一次失敗的經驗。 建議受助人領取綜援一段時間後,便須接受培訓並尋找工作,但如果仍未有成果的話,便應該由政府為他們安排工作崗位,讓受助人能夠習慣有規律的工作環境和生活習慣。

在針對不同區域的貧窮成因及不同情況而作出針對性的處理,扶貧委員會亦可設立地區扶貧基金。以深水埗和天水圍為例,兩者的貧窮率同樣高企,但深水埗的貧窮問題主要是因為區內有大量低收入的長者人口,而天水圍則由於區內有很多低技術勞工,以及地區偏遠並缺乏就業機會。對於這兩個不同的地區,如果單以一個扶貧基金來處理其不同的問題,恐怕針對性不足。所以,設立地區扶貧基金,便可以讓各區根據其獨特的情況, 對症下藥。上述建議皆必須有一個高層次、有實權、有令必達的架構來推動落實,由政務司司長領導扶貧委員會正是“ 不二之選”。

除監察落實以往由扶貧委員會和立法會研究有關滅貧事宜委員會提出的建議外, 更重要的是在經濟逆境時,如何提出應對措施,並予以強而有力的執行和落實,讓首當其衝的市民可以度過難關。

總括而言,我和民協建議政府重設扶貧委員會,以宏觀的角度,在不同政策範疇,研究及提出針對性的措施,以協助基層市民面對經濟逆境,並制定全面和長遠政策,有效分配社會資源,縮窄貧富差距,從而保障基層市民的基本生活, 促進社會和諧發展。

有關提案之四大建議:

1. 設立扶貧委員會,處理貧窮問題
促請政府正視貧窮問題,重新設立跨部門的扶貧委員會,訂立長遠的消貧目標,以及消貧策略。

2. 改善香港的退休保障制度
數據顯示長者為貧窮問題最嚴重的組群,每三位長者便有一位生活於貧窮住戶。近年中年及長者貧窮人口持續增長。隨著人口進一步高齡化,香港的貧窮長者人口預期將在未來急增。因此香港政府必須盡快檢討現時的退休保障制度,就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展開公眾諮詢,盡早就建立更完善的退休保障制度尋求社會共識。

3. 建立第二安全網及低收入補貼
香港的在職貧窮情況仍然嚴重,原因之一是部份住戶須供養較多的兒童或長者,以至即使工作仍陷入貧窮狀況。針對這些家庭,政府設立第二安全網,為這些家庭的生活需要提供全面支援,如設立租金津貼或膳食津貼。此外,對於成員較多的低收入在職家庭,應設立低收入補貼制度,以確保他們的收入可達致基本生活水平。

4. 檢討最低工資水平
低收入人士的工資在20 11年第二季顯著上升,這顯示最低工資有效增加低薪工人的工資水平,統計數據顯示,最低工資後低收入工人的工資升幅約為7%- 9%,在現時高通脹的經濟環境下, 甲類消費物價指數按年的升幅超過5 %,最低工資所提昇的工資水平將很快被通脹所抵消。政府應盡快檢討最低工資的金額,確保最低工資能真正持續有效地改善低薪工人的工資水平。

專題分類:五枝旗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