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前律政司司長 梁愛詩
2019-06-08

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 ──完全有信心法官審逃犯條例個案時不受干預

親愛的顧麗安:

 

     前幾天我們在一個座談會上碰頭,您對2019年《逃犯條例》修改草案表示關注,也難怪,您是一位居港多年的外國人,從事家族資產管理顧問,大量客人都是外地人,被眾說紛紜有關條草案的討論弄得無所適從,引起他們對人身自由的擔心。那不是一個適宜的場合去詳細討論,我答應會向您就這個問題提供一些意見給您參教。

 一個人的行為是否構成罪行,應以當時當地的法律為準則,況且人證物證都在當地,在當地審訊最為公平。如果只因犯罪地和香港沒有移交逃犯的安排,讓他可以逍遙法外的話,有違公理,更令香港成為逃犯天堂,對市民的安全構成威脅。

現時的逃犯條例有兩個漏洞: 一是條例不適用於中國的其他地方,即包括大陸、澳門和台灣,因此沒有法例容許香港法庭處理這三個地方移交逃犯的要求。二是和香港沒有長期移交逃犯協議的國家或地區,也可以個案方式向法庭申請,但須先由立法會就此個案通過附屬條例,需時28-49天,在此期間,罪犯會逃之夭夭。這兩個漏洞都有堵塞的需要。

有些人反對修訂,認為如果要求移交的國家或地區的司法制度比不上我們的健全便不應移交,特別對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缺乏信心。中國和55個國家簽訂了移交逃犯條約,其中39個已生效,就是沒有簽訂條約的國家,也有以個案方式下令遣返或在簽證失效時遣返,例如2011年7月2 2日,加拿大把賴昌星遣返北京,2017年8月16日美國把涉嫌詐騙逾期滯留的周子明押解遣返中國。有些是經國際刑警合作逮捕的 - 相信您對紅色通緝令並不陌生。按引渡條約遣返逃犯至中國的國家還有義大利、西班牙、法國和保加利亞等。以上提及的國家都十分重視人權和法治,在平衡把罪犯繩之於法的公理和保障罪犯的人權之下,這些國家都接受中國大陸是可以被移交逃犯的司法管轄區,為甚麼他們中有些國家認為香港不應接受?

2009年4月5日,台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簽訂了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兩地以雙軌立法方式去落實,自此亦有不少相互移交的案例。2009年4月至2015年12月間,大陸遣返446犯罪嫌疑人至台灣,台灣遣返11犯罪嫌疑人到大陸。大陸和台灣,是兩個互不承認的政府,爲了人民的福祉,也可以互相移交逃犯。因此,以不相信內地司法制度爲理回而反對方案,寧願放走罪犯,也不會合作,是沒有道理的。

現時香港的逃犯條例涵蓋聯合國的引渡示範條約列出的人權保障,而修訂後的保障更增加,包括不符合雙重犯罪的原則、一罪不兩審的原則的不移交,政治罪行不移交,由於該人的種族、宗教、國籍或政治意見被檢控或在審訉時蒙受不利的不移交,不屬於附表上的37項罪類中,最高判刑不夠7年或以上的罪行,要求移送的地方可判死刑不移交,除非申請方保證不會對案中犯人判處或執行死刑,檢控期失效的罪行等都不移交。我們不能侵犯別的司法管轄區的司法自主權,但在決定是否移送前,逃犯條例和修訂條例給予涉案人在這項訴訟中的一切應有保障,還有其他條例給予的保障,例如上訴權、司法覆核權,人身保護令,酷刑聲請等多種途徑。

有些人擔心法官怕如果不批准中國大陸引渡的要求會受到北京的批評和政治壓力。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受到憲制上的保障,在全球名列前茅。法官的委任,由獨立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提名,不像美國總統可以提名美國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一經委任,享終身制,除非不能履行職責,或犯嚴重過失,不能被開除,還要經過一個三位法官組成的調查委員會認明事實,才能被處分。干預法官審判,觸犯防礙司法公正的刑事罪行。因此他們可以履行就職誓言,無懼、無偏、無私、無欺地履行職責。我完全有信心香港法官按逃犯條例審判案件,不會受到任何干預。

這次修例建議,在今年二月份已向公眾提出,這四個月期間在民間、立法會和社群都有密集的討論,政府官員、學者和社團都就問題作講解,政府吸收了市民的建議,答應作出合理的修改,立法會將會審議草案,我認為整個過程將有充份的討論而不是草草了事。本來不是一件複雜的事情,被政治化和妖魔化。當年逃犯條例通過,以及立法會審議每一個長期移交逃犯協議時,有誰提出條例所列的人權保障沒有實質意義,沒有足夠地保障逃犯的人權呢?

我希望通過立法程式後,社會的爭議能夠平息。如果您仍有甚麼問題,我樂意和您討論。

週末愉快。

愛詩

2019年6月8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